我有一個夢

上週團契的主題是「夢想成真」,我花了兩個晚上都想不到怎樣帶這個週會,後來腦海中出現了幾個很「經典」的作文題目:「我的志願」「我的夢想」、「我的願望」、「假如我是……」。

於是,我就用了一個晚上,去想想「我的夢想」。

小時候家裡不富有,爸爸媽媽並不會隨意讓我「扭計」成功──買玩具。他們喜歡給我驚喜,好像我孩時是三車車主──四輪小汽車(當然是腳踏的)三輪車、單車;家裡有一座鞦韆,還有很多很多,但自己一直渴望擁有的,就如煙般不知去向。於是我知道,如果我不叫父母買玩具的話,就會有更大的驚喜,就不會失望。

讀書時候希望自己成績好,考第一。但第一衹有一個,那麼第二、三吧!慢慢就會放下這些包袱,順其自然,沒有壓力時,反而好些。雖然從來也未拿過第一……

到了和別人相處,也好像叫我要求不要太高,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」是我常聽到的安慰對白。是我想的和現實差距太遠?是我的想法太不切實際?想得太遠?我不知道,衹知道怎樣也像是多餘的。漸漸我便不敢去想。也許到時的驚喜會令我更高興。

很難想像一個廿多歲的年青人竟可說出沒有夢想這些話來。也不希望這個如此不思進取的人是我,但每當我腦袋開始轉動時,就如電腦般有一個「對話窗」顯現出來:「不要發夢」。連我自己也不知道何時輸入了這個指令,是「電腦病毒」嗎?十分羨慕其他人,當談到理想時,他們會將全盤大計說得眉飛色舞,就算衹是一個念頭,他們也如獲至寶。當問到我時,哈哈「有的時候便告訴你」。

記得在一次研討會中,講員蔡元雲醫生的道給了我很大的震憾。他說到耶利米,耶利米的性情和我們一樣,一生中表面沒有甚麼「成就」,但卻是神寶貴的器皿,在猶太歷史最黑暗的日子中成為明燈。《耶利米書》“Run with the Horses(與馬賽跑)”版本的作者Eugene H. Peterson便在耶利米身上看出一個關鍵──“giving”。當神要召喚他作更大的事時,就是“The call to‘Give’”─甘心的捨棄,全心的奉獻,這些跟夢想有何瓜葛?先知耶利米的回應是“Vision, Passion Adventure”蔡醫生的翻譯令我更覺傳神震憾:「我們該如何回應神的召喚呢?敢夢(vision)、敢愛(Passion)、敢死(adventure),第一樣就是敢去夢想。

我不敢「夢」不諱言是怕輸,怕失敗、怕失望,怕到最後甚麼也沒有,其實到現在我也怕,但我也想在這裡踏出一步,告訴你我的夢想:「我希望自己有膽量和勇氣去找尋夢想。」

□ 小安